快捷搜索:

从一只“喂得罗”起先的艺术……

  他们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理想,是文化追求。但最终,专业是他们的信仰。这是采访中的感受。

  那是1963年的冬天。大街上冷冷清清。三年自然灾害结束了,人们的生活有些许提高了,但精神生活单调。北方人都在“猫冬”。农历正月初八,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兼哈尔滨市委的任仲夷在路边一户居民家门口,见到一只用“喂得罗”(俄语音译,上粗下细的水桶的意思)制成的空心冰坨,中间插了根点燃的蜡烛。

  任仲夷回到家立刻成功制作了一个冰灯。于是,他提出一个设想:正月十五在兆麟公园搞个冰灯展,就叫冰灯游园会——这是中国现代冰雪文化史上的第一次。

  一头雪雕大象,历史性地成为这第一次展会的第一件名副其实的雪雕作品——它长4米,高2米,用天然雪推起来,尖细的牙齿无法用雪做,就以冰代替。雪雕大象引得万人空巷。“猫冬”的人纷纷走出家门,观者达25万。

  1988年冬天,松花江北太阳岛公园,利用自然雪堆积,举办了哈尔滨第一届群众雪雕比赛……1989年,造雪机出现,迎来第二次高峰。到今天已经成为世界最大冰雪节。

  “从喂得罗开始的艺术”,是现代人在寻根溯源。燧火、堆雪人、冰灯、冰雪雕,从原始到现在,从钻木取火到现代文明,从无意识的自娱自乐到狗拉爬犁的生存必要再到现代艺术的演变——这历程说明了什么——人在向往光明。

  冰雪是自然之物,是原始北国取之无尽的天赐之物,人们应用它,与它相伴。它在人类的世界里,像一个童话世界——丹麦的美人鱼、卖火柴的小女孩……美好与残酷,现实与文明并存。

  冰上的花样滑冰,那是动感的雕塑,雕塑师手里的雪雕,那是静止的雕塑。有动感有静止。原始与开蒙,继承与发展,人类在这里寻找灵光与灵魂。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红妆素裹,分外妖娆……大河上下,顿失滔滔……《沁园春·雪》更是将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意象与精神以大写的艺术定格。

  1990年,我代表中国参加卡密尔.克洛岱尔第一届国际木雕节(卡密尔.克洛岱尔,法国雕塑大师奥古斯特·罗丹的学生)。

  我一直是搞雕塑的,一直兼着黑龙江雕协主席。在那之前,冰雪雕这块没引起我重视。但那次大会,我们的翻译带了一个冰雕的幻灯片——现场全体艺术人和巴黎人都鼓起掌,经久不息!

  我非常震撼,我反思,我说为什么呢?巴黎人一般不会给一般的艺术鼓掌,他们见多识广,他们太自信了……

  现在国际上公认的,中国·哈尔滨国际冰雪节、日本札幌雪节、加拿大魁北克冬季狂欢节、挪威奥斯陆滑雪节并成世界四大冰雪节。挪威与加拿大分别始于1892年与1894年,比咱们早多了,中国哈尔滨最晚,却成为世界最大冰雪节。

  就是原创因素——我们给世界的原创因素,这个太厉害了!这要感谢“喂得罗”精神。

  这些年,我走过那么多国家,都认定冰雪雕是中国贡献给全世界一个伟大的艺术,都请中国的冰雪艺术家作指导。这个中国是有资格的,是可以拍胸的,不用谦卑……

  (纪连路,哈尔滨师范大学雕塑系主任、教授,国际著名雕塑大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雕塑学会理事、黑龙江雕塑艺术委员会主任。)

  ……北京文博会曾发布一次从文化价值、产业价值两个角度构建的IP全面评价体系。结合IP定义和时代特点,以用户参与度、口碑评价、开放度等作为评价IP的主要因素。

  这一评价体系显示,具有传统文化或中国历史背景的IP优势比较明显,特别是《西游记》《三国演义》等传统文学IP,以及武侠经典IP,在排行榜前20名中占比约一半,证明经典传统文化具有相当持久的文化热度,以及历久弥新的文化价值……

  (课堂上,罗杨轻轻哼起沂蒙山小调。)这种极具地域标志性的民歌山歌小曲小调,与当地的山山水水,人民群众,已紧密联系到一起,成为文化认同的一部分,具强烈的归属感,向心感和向心力!

  (罗杨,中国文联第八、九届主席团委员,原中国文联办公厅主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党组书记,文化学者,上海大学博士生导师。)

  我们都知道北方在做冰雪,但实际上,南方很多省份都在做,包括国际上都在兴起,由此而衍生的冰建、室内外设计等领域都需求大量的人才。我想说的是,现在我们无论是在哪个方面,缺的还是人,人才。

  这次是从国家层面,对雪雕艺术人才队伍进行培训,可以称为“雪雕艺术黄埔第一期”,着时代发展,大众审美的普遍需求,未来很多大学也都将开辟这样的专业。

  从大的学科分类,雪雕归属就是工艺美术,雪就是材料,国外讲大地艺术,冰雪是更大的大地艺术。从专业讲,雪更适合雕塑,它经过压缩,它的美具有石雕般的美,它比石雕更适合雕刻,而且它可以做得很巨大很巨大,它取得的震撼效果远远超过任何一种材料……它的美,那种洁白的,那种跟大地融为一体的震撼效果,目前其他材料达不到……如漫天雪花,最终归入大地,落入民间(大众日常美学的普及),以文“画”人,以文化人……

  北方的冬季很长,但对于冰雪艺术来说却是短暂的,每年冬天我们竭尽全力去创作,再眼看着这些惊艳于世的作品一天天消融——你必须面对它的精彩,也同时面对它的消失……但它们在以它们的美学身影,留在了人们的生活里。

  (朱晓东,哈尔滨冰灯艺术博览中心副主任,黑龙江省冰雕艺委会主任,哈尔滨冰雪艺术大师,冰版画创始人。)

  拿起铲子那一刻就感觉热血在沸腾,站在那么巨大的雪块面前,你要雕它,你光着膀子立在严寒里忘我地雕它,干起活来浑身出汗,你不干一会冻得拔凉拔凉的,雕塑师同时融进作品的是东北人的粗犷豪放……

  ……大众艺术才能影响大众,越是大众的艺术,越是反映日常审美,反映时代精神。雕塑是三维艺术,是空间艺术,咱们看材料是虚假的,但它是真实的立体的,它服务大众,服务老百姓。

  “要像上帝一样指挥,像奴隶一样工作!——米开朗基罗。”这是祝劲松写在黑板上,与学员交流的第一句话。祝劲松是黑龙江省实力派“冰雪艺术大师”(政府授予),他是往返哈尔滨大庆最频繁,上课最多的一位老师。

  (祝劲松,哈尔滨学院冰雪艺术文化中心主任,艺术与设计学院公共艺术系主任,黑龙江省冰雪艺术大师。黑龙江冰雪雕塑行业协会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委员。)

从一只“喂得罗”起先的艺术……

  中国民俗文化旅游发展学术峰会秘书长,雪乡文化展览馆主任,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总指挥、评委会主任,2019“北方雪雕民俗艺术人才培养”项目负责人。

  记者:学员都是各高校的大学讲师,硕士、博士、教授,为什么会如此高标准选择人才培养?

  李晓雨:他们都是本专业的高校教师,都带学生,带队伍,每个人都带五到十人、二十人的队伍。他们回到高校后,把这个队伍带成后,再不断多点式裂变,辐射到全社会……在国内,冰雪艺术人才梯队的培养是急需的,未来发展也会是终生职业。

  记者:项目申报为什么要经历3年时间?您作为项目负责人,需要具备相应的条件?

  李晓雨:自2017年开始规划、设计,2018年申报,到2019年初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审核通过并立项,再到现在顺利开班,大约经历近三年。通过立项,是国家对项目的寄望,是在践行“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

  除此之外,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要考察项目负责人的实践成果及所带队伍的标准。我做了多年的黑龙江大学生雪雕比赛,主持策划了国家级民俗旅游文化论坛,包括雪乡文化展览馆的策划开展,通过多年实践整合形成了这个高水准的专家及人才团队。

  在全国来说,冰雪雕艺术黑吉辽算是牵头,特别是黑龙江,专家全都集中在这里。这次的授课教师,都是国内顶级的专家,研究冰雪文化的都集中在这了。

  李晓雨:初衷是这个,构建的体系也是这个,包括出教材。实际上我是以一个学科提出来的。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北方雪雕民俗艺术领域不会再申请同类项目,所以说咱们就是行业与专业的代表,建设人才梯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李晓雨:会出成果,这次集训之后,要在12月份举办第四届黑龙江省大学生雪雕比赛,赛事预期在大庆举办。

  但长久来看,咱们课程设置的过程,实际上是把北方雪雕民俗艺术这个学科定格的过程。即什么叫北方雪雕民俗艺术?要有理论支撑,学员学到手的技能和他们掌握的文化方向定格,最后才能叫北方雪雕民俗艺术,才能出教材。然后要成立相关研究机构,把冰雪艺术作为其中一个重要的项目,把培育过的人才,教师专家团队,整个纳入这里,搞科研,搞民俗文化的创新发展,变成标准的文化传承项目,助力地方旅游发展,这是未来的规划和走向。

  记者:学界对传统文化,传统民俗的界定,是传承一百年以上,家族传承是四代以上,对于现在刚刚走过60年的大庆城市,如何界定其民俗文化内涵呢?

  李晓雨:这正是我研究的传统文化转型中的重要课题。这里有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两个概念,传统文化是指过去遗留下来,现在还在传承创新的文化。

  文化传统,是指现在既有的,正在逐步形成新的民俗传统的过程中,而且是一种很稳定的有代表性的生活方式精神方式。大庆有六十年的发展史,是有特殊代表性的,生产生活方式即使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具有代表性的,它形成了自己的生产生活文明和文化体系,这就是新的文化传统,而且这种文化已经非常稳定,会稳定的存在,会有延续性……

  ·黑龙江省2020年普通高校艺术类专业招生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课全省统一考试考试说明及评分参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